摘要:余园

在建国门住了30年,对那周边的环境略知一二,往西不远,在王府井大街北端路西的东厂胡同和它北面的翠花胡同之间、偏近胡同东口的开阔位置,曾经是一座巨大的私家宅邸,现在它是历史研究所。如果把历史推回到明朝,这里是东厂衙门的所在地。明朝灭亡后,东厂旧址已是“房屋颓圮,杂草丛出”,原来“古槐森郁,廨宇肃然”的衙门,变成了废墟。

1

      余园地图


2

余园残存老墙


清初,东厂废墟成了康熙朝大学士、吏部尚书阿兰泰的产业。阿兰泰的后人又把这儿卖给了庆麟。庆麟在道光、咸丰年间当过两广总督,很有钱。他买了这块离皇城不远的地皮之后、大兴土木,把这儿建成了有山有水,有亭台楼阁和树木花草的私家园林。起了个名字叫“漪园”。

一百二十年前的庚子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漪园成了德国兵的野战医院。八国联军撤走之后,漪园物归原主、回到庆麟四世孙佛尼音布手中,他将漪园略加修葺,更名为“余园”。据说,“余园”乃劫后余生之意,另有一说是取富贵有余之意。这时的余园,开始对公众售票开放,应该是帝都的第一座公园。据说,中国还有比余园更早的公园,那就是美食家袁枚在南京的随园。这个袁枚自家的花园建成后,他写了一副对联:“放鹤去寻山里客,任人来看四时花。”然后就把园子的四面墙拆掉,任人们来游玩儿,把自己的私宅变成公园了。

和北京如今的公园来比、当时余园的规模算不上很大,但确实已有了现代公园的样子,比如园内有饭庄、茶馆,照像馆等等。因为余园门票较贵,游客寥寥无几,所以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园主只得将其变卖止损,而这时买下余园的就是大学士荣禄家族。到1913年时,荣禄的后人又将余园及其附属建筑以十万银元的价格卖给了袁世凯。再过了一年,袁世凯就将余园的大部份赠给了亲家、副总统黎元洪。短命的皇上袁世凯一死、洪宪朝又恢复成了民国,黎元洪继任民国大总统的仪式就是在东厂胡同举行的。1927年“日本文化事业总委员会”买下黎宅,并在园中盖楼,建有“北平人文科学研究所”和“近代科学图书馆”。再后来,这儿又成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北平图书史料管理处、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直到19491123日科学院院部从马大人胡同迁到了这里(东厂胡同1号)。

3

  北京近代科学图书馆大门


4

北京近代科学图书馆人员合影


5

 馆内藏书


东厂胡同,东起王府井大街,西至东皇城根南街。曾经被图吉利的日本人改叫东昌胡同,上世纪30年代,胡适先生曾在此处居住过。另外,傅斯年、郭沫若、汤用彤、梁思永等著名学者也都曾经在此生活过。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里还有过娱乐城...... ,今天,老的余园建筑已经所剩无几,黎元洪总统府也只留下了一小段儿围墙,余园已经彻底湮灭在了历史尘埃中。

作为私家园林、余园规模显得很大,体现出了文人园林疏远简朴的气质,这其实也跟它的建筑密度较小有关。余园的园墙都采用虎皮石砌筑。园中主要建筑包括正厅、花厅、轩馆、榭、八角厅以及方亭和六角亭各一座,它们高低错落、体量和形式各异。

6

八角厅


7

 园内新楼


余园所处的时代,中西合璧的建筑很时兴。比如清廷曾经在中南海修建的海晏堂,以及农事试验场(动物园)尚存的畅观楼,故宫中的烂尾楼延禧宫,它们都是在中式园林中建造的西式楼阁。自皇家已降,大权在握的醇亲王奕譞在自家府园中建了一座西式石舫;封疆大吏庆麟的后代在余园也建了一座八角形的西式亭阁。八角亭为平顶,顶上的女儿墙特意做成宝瓶栏杆。它位于余园南侧土山东北端,可以从假山磴道登临其上观赏全园风光。《道咸以来朝野杂记》对此园的评价是 “邱壑无多,然甚宏敞,河流甚长,树木尤佳。”园主佛尼音布之兄怀塔布曾任清廷内务府大臣、紫禁城宫内电灯局局长,因此早在光绪二十年(1894),余园中就用上了自备发电机的电灯,成为北京最早使用电灯的大宅门。这也算得上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吧?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