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崇文 轶事

住在朝阳、东城、崇文交界的地方,北京人管这样的地界儿叫三不管儿,这地界儿的居民也以贫民居多。这道理和安徽、湖北、河南交界的地方出将军很多一样,穷则思变嘛。

这附近的花儿市大街东端路北有个虎背口,当地人叫它虎不拉口,是一条南北向的胡同。它的南口儿,名叫铁辘轳把儿。清朝和民国时,那里是北京最大的鸟市。虎不拉口的得名,与紧挨它的鸟市不无关系。(北京人管一种养着玩的鸟叫虎不拉)后来人们走在溜光的虎背口街上,发现它是中间高,南北低的地形,像老虎的背脊,就管它叫《虎背口》,毕竟《虎背口》比虎不拉口文雅、又省了一个字儿,就成了官方认可的地名。

虎背口附近以吹玻璃瓶子的居多。后来在虎背口的东边就成立了国营的玻璃器皿厂。还有很多依托花儿市为生的贫民,世代以纸花、绢花为业,政府就在虎背口的西边成立了国营的绢花厂。它东南不远,就是佘家馆,袁崇焕埋在那儿,当地人管那儿叫大庙。它东北不远,有更著名的蟠桃宫,当年蟠桃宫的花老道就是在虎背口寻花时被不甘戴绿帽的贫民用菜刀砍死的!那时的政府也没治这个贫民的罪,这让更多的贫民受到鼓舞。

现如今,这里已建成了东花市小区,东花市北里小区就是在原来虎背口胡同旧址上建起来的。

    从虎背口南口儿出去就是花儿市大街。老北京有名的花市有两个,都在城南,一个在菜市口西的下斜街,一个就是崇文门外的花儿市。

01

在北京的地名中,带不带儿化音,是有讲究的。花市的市读四声,强调的功能;花儿市整体读得较轻,说的是具体地名。下斜街的花市,历史悠久,元诗中就有:小海春如昼,斜街晓卖花的记载。崇文门外的花儿市,街道是自明隆庆二年(1568年)建了火神庙后才有的,而真正形成花市则是清乾隆年间的事了。在明朝,花儿市叫神木厂大街,与花朵的买卖还没关系。那时真正的花市在下斜街。到了清朝,下斜街的花市已日趋衰落,神木厂大街的花朵交易,却越发的兴隆,为了给已经没有神木的神木厂大街正名,还得避免跟下斜街的花市重名,神木厂大街就改名叫花儿市,花儿市的繁荣,一直绵延了250多年。

小时候,老人常念叨一句话:逢四花市集。即每月初四、十四、二十四,在火神庙前摆摊售卖各种生活用品。那时去花儿市遛达,见火神庙山门破败,门前土路枯树犹在,只是已然没有了庙会。

    以花儿闻名的花儿市大街和下斜街花市不同的是:花儿市除了靠西边的一条叫黄花店的小胡同里卖鲜花,一般卖的都是假花。黄家店胡同里的鲜花市场每逢集日开放,花农、花贩们从草桥或左安门一带把花木或用肩挑或用车载弄到这里售卖。同时,住在黄花店的人也都喜欢种植各种奇花异草,每逢集日,住户们把自己侍弄的花草摆列于大门两边,供人观赏。这也是老北京人喜欢显摆的遗风。
   
清人著的《燕京岁时记》里说:所谓花市者,乃妇女插戴之纸花,非时花也。花有通草、绫绢、绰枝、摔头之类,颇能混真。说的就是假花儿。如今花市已变得与别处无异,当年提着小木箱子走街串巷卖花儿的妇女也早已绝迹。你可知晓:花儿市的假花曾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拿过大奖。与假花同时获奖的,还有花儿市葡萄常的料器花。当年常家制作的挂满白霜的葡萄盆景曾进贡到宫里,连慈禧太后都误认为是真的,可见其工艺的超凡之处。现在我还记得六十年代,胡同玻璃作坊窗户里透出的熊熊火光。因着料器作坊的兴隆,也就有了后来的玻璃器皿厂。

02

刚才说到从神木厂(花儿市)大街移走的神木,和没有了神木的花儿市大街。那神木这庞然大物被人给弄哪儿去了呢?这就要从中国的道教文化说起。北京的东西南北中按道家的说法设了金木水火土五镇。西边有大钟寺,那里的铜钟代表金,这是西方的金镇;南面有永定门外的烟墩,代表南方火;北面有安定门外满井,代表北方水;东边就应该是木镇了,就是明永乐二十年崇文门外建起的神木厂。可自打明晚期修了外城之后,神木厂就被围在城内,与城内代表中间土的五色土产生了冲突!于是,后来的清政府就把明时遗留下的几株神木,从崇文门外迁至广渠门外二里许,另立新厂。据《宸垣识略》载:明永乐时神木尚存。这说明广渠门外的神木是明永乐时的遗物,神木是从崇文门外神木厂迁去的。原神木厂大街在清代成书的《京师坊巷志稿》上和《清乾隆北京全图》上则改为花儿市大街了。

如今,花儿市大街旧貌难寻,听说只有火神庙还在;神木厂除了一座仿制的攒尖小亭子,别的也是荡然无存,包括乾隆诗碑。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