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植物园 黄叶村 曹宅?

        曹雪芹纪念馆坐落在植物园的东北角。西面和北面都是起伏的山,不甚险峻。远望数条小径曲折出没于蔓草杂树间,颇可观。山上似有亭台,远、且非游览区,遂止。故居为一虎皮墙围绕的方型院落,另带跨院。都是硬山顶,有鸱尾、阴阳合瓦的灰色平房。

纪念馆大门,是真正的柴扉。悬山茅草顶,下有博风板,门楣挂黄底绿字《黄叶村》匾额。院内甬路蜿蜒,翠竹夹道,曹雪芹石雕立像作沉思状。远望小小的曹雪芹故居,可见房前古槐数株,皆老态龙钟,偃蹇横斜,无复生意。近前,一闭馆通知挂在同样小小的院门上,止住了我前行的脚步。

01

02

03

04

关于这个故居,研究红学的胡大公子曾亲来调查。几个红学家从墙上剥落之处的题壁诗和额比的字迹,及一只据说是曹雪芹哥们儿额比的衣箱断定:此处是雪芹故居无疑。连周边路过的几位村夫农妇也上赶着吟出几首乡村野曲、说出一些奇闻轶事来凑趣,这才促成了故居的建成。

还有个北京的爷们儿,就是娶过写了《青春之歌》的杨沫的那位张中行,他就是不承认这里是曹雪芹的故居。他认为:康雍时期建筑,如畅春园内的,至今也片瓦无存,(仅剩门楼与北大西门相对)何以这几间小民房会如此长寿?漏洞一大堆,或说毫无证据。就以为曹雪芹曾伴其新妇(小说中的史湘云)在这里卿卿我我。这轻些说是视梦为真,重些说是自己知道是梦,却希望他人视为真,连用心也成问题。他提及墙上的诗句绝大部分抄自《西湖二集》。写《红楼梦》的大手笔会这样浅陋吗?如何证明这就是曹雪芹亲笔手书?

要不怎么前任老婆不待见他呢?这红学大师胡适之的弟子太较真儿!当年红学大师周汝昌自称检漏得到曹雪芹的印章和脂砚,还考证了蒜市口曹宅的屏门,谁把他当真了?傻了吧唧的吴世昌为此生了不少闲气,还被周大师设了个套,落得个灰头土脸。

05

06

院前有井,辘轳已失,唯余架在。院后有石磨完好,修复过的石碾与碾盘相隔数尺、默然相对,许是力大者游戏之举。

07

    故居又东北不远,有石碓,村人共用之物。

08

旁有碉楼一座,用不规则的大石块砌就,大约有十来米高,呈方形。名之曰:古墩秋眺。乾隆之世,有过两次大小金川之役。当时进剿大小金川少数民族土司判乱时,曾遇到顽强抵抗,叛军在山口构筑了不少碉堡,以至清军久攻不下。

乾隆皇帝遂下令在香山一带修筑与叛军所踞同样结构的三座碉楼,并组建一支精兵,在碉楼外专门操练攻打碉楼之术,遂得健锐云梯营二千人。历时二十四年,终获大胜,成为十全武功老人非常自豪的事。

为了庆贺胜利,乾隆下旨在香山、卧佛寺一带的八旗营房附近修建象征胜利的古碉楼,每旗八个,这样是八八六十四个,加上原来的三个,计六十七个。在每旗的八个中,有一个是的,即内部空心,可以登临。其余七个都是的,即内部实心,不能进入。所以有七死八活之说。

据说曹雪芹在正白旗村(黄叶村)居住时,经常和好友敦敏、敦诚、鄂比、张宜泉等登临古碉楼,饮酒赋诗,抒发胸怀。敦敏有诗云秋色召人上古墩,西风瑟瑟敞平原。遥山千叠白云径,清磬一声黄叶村。遗憾的是,此碉楼本是实心的,并不是曹雪芹与好友当时所能登临的,除非架云梯。为了喝点儿酒,吟几句诗,几个人合伙爬梯子,这不大可能。不过,为给纪念馆增色,领导决定改成空心。

    碉楼前有两尊古炮,象征着曹雪芹祖上替满族人干过的行当。

09

10

碉楼北面有个小型的碑林。最高大的碑雕双龙,康熙御笔。是追封和硕惠顺亲王的碑文。左侧有一残碑,残余字依稀可辨为:尔和硕礼亲王代善乃......永垂不朽。这些石碑原是散落在附近的,1984年建馆时集中到此,2006年再次开馆前,又修整排列至今。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