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老北京 测字先生

曾读《阅微草堂笔记》,知道纪晓岚独服膺测字先生。测字先生也叫“坼朵儿”的。他们不仅要懂得文字,而且必须熟悉人情世故、江湖行情。

老北京城里,测字先生比比皆是。这类人属于术士之一种。术士之本义,其一指儒生,其二指儒生中讲阴阳灾异的一派人。一般人则俗称占卜星相等操迷信职业的人为术士。测字、相面、算卦这三种术士,统称为巾行,所以如此称呼,系因此业发端于头戴巾帻的一派儒生。

  测字也称拆字、破字或相字,内行人称作小黑行。测字是自宋代以来就颇为盛行的一种占卜之法。术士令求占者任举一字,而后把字形拆开,阅其偏旁点划,并离合参互他字,随机附会人事,以占断吉凶。

北京的测字先生分三种:在桌上测字的称为桥梁,其设备为一桌一椅,桌前围一块白布,上书斗大的测字二字,桌上或备纸条、笔墨,或备石笔、石板,以供求占者书写用之。在地下摆摊测字的称作砚上巾,最为寒酸。串茶馆测字者名踏青

有经验的测字先生决不局限于书理,还会“把簧”(指见机行事,自圆其说)。他们在笔画的阴阳五行上难以说通时,往往会用“触机遇缘”的话进行掩饰,声称“能否灵验,就看你机遇如何”。如拈个“立”字,碰上挑水的,便说立加水为“泣”,主忧,运气不好;但如果旁边也站了个人,便说立加人为“位”,主喜,官运亨通。有时,两个人即使写同一个字,测字先生也会根据问卜者的具体情况作完全不同的断言。据说在元朝末年,朱元璋曾微服到某相士那儿测字,写了个“承”字,测字的连声叫好,说他贵不可言,异日必登大宝,一统天下。旁边另一人听了不服,也写一“承”字让测字先生测,测字先生却说不吉,“承”字中间有一“了”字,万事不成,只有一“了”,弄不好还要身受三刀。

  旧时北京测字最有名者为王梦曾。此公出身于七品小官僚家庭,自幼通习六艺经传,诗、词、赋具佳;并宗黄山谷,善写一手潇洒大方的蝇头小楷。青年时曾考入南堂(位于北京宣武门内路北的天主教堂),攻读法文。

  19329月,张学良在北京东城煤渣胡同北行营办事处招考秘书,应考者三百余人,但只有刚过而立之年的王梦曾以一篇骈文考取。他任张学良将军府第二秘书未满三年,因与同僚政客不合而丢官,遂化名为负平生,为生活所迫而沦落天桥,以测字兼写扇面儿谋生。

  负平生骨瘦如柴,其貌不扬,尤其是头颅小得出奇;但因其每每向众人诉说在梦中见过曾子,又因其书底儿雄厚,并且精通《易经》,无论测什么字,也无论给什么样的人测字,均能自圆其说,无懈可击,于是,负平生三个字,便披上了十分神秘的色彩,许多求占者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以为是三生有幸遇上一位活神仙,并因而流传开一歇后语,叫做负平生测字——写得了不改。

  民国时,文人金松涛在其所作竹枝词《天桥即事》中曾赞负平生曰:

  学柳学颜更学韩,

  露天挥翰冒霜寒。

  好凭一管江郎笔,

  倚马千言未是难。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