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颐和园 两座桥 一个院

颐和园西北角有个如意门,门里有一平一拱两座挤在一起的石桥。西侧这座单拱桥名叫半璧桥。顾名思义,就是桥洞半圆的意思。当年乾隆皇帝来园中游览的时候,还没有园子的清晰概念,也没有如意门。他时常乘船从前湖而来,自半壁桥下经过,登绮望轩码头,转入后山西部的院落;或者继续行船,去苏州街;也可到苏州街东面的溪烟岚雾码头登岸直接进澹宁堂。当然也可以曲折水行去景福阁,眺远斋,谐趣园。

01

上图为半璧桥

02

上图为“林彪桥”

而东边这座桥身低平的汉白玉桥却没有任何说明,熟知内情的人管它叫林彪桥。 林彪桥仿赵州桥,其大型单拱保证了桥身的平缓,有利于车行。而西边紧挨着它的半壁桥本不是为走车的,高高的拱洞方便了船行也不妨碍坐在肩舆里的皇上打桥上经过,但却苦了坐红旗防弹车的林副统帅,于是马屁精们挪用别处的建材,抢修了这座林彪桥。在桥落成前几天,林彪摔死了,尸骨也没能用马皮包回来,头骨甚至被老毛子拿走做了研究,唯有这徒有虚名的林彪桥留在了北京,留在了他住过的颐和园,但还是不能挂说明牌。

    一九六九年党的九大,林彪被选定为接班人,并获全票通过,还写进了党章。北海也禁止革命群众入内,颐和园内一些院落的旧房客被轰出来,住进了新的得势者,颐和园中的清华轩就成了偶尔来此的林彪的住宅。

    清华轩是紧邻排云门西侧的二进四合院,背靠万寿山,面临昆明湖。大门左右的白墙上,镶有形态各异的什锦漏窗。垂花门内前后两进院落,共有四十多间房子。乾隆年间,这里是大报恩延寿寺的一组附属建筑,名为罗汉堂。堂内供奉着五百罗汉。当年的五百罗汉是由香面彩塑而成,仿照的是杭州西湖净慈寺内罗汉的样子。英法联军焚毁了佛香阁、大报恩延寿寺,罗汉堂也被烧毁。慈禧太后主政时期,修复了佛香阁。大报恩延寿寺被改建成了今天人们所见到的排云殿,罗汉堂旧址上建起了今日的清华轩。罗汉堂前的八角莲池和池上的单孔石桥也被保留在慈禧太后新建的清华轩院内。桥在中轴线上,汉白玉的桥体,拱顶有蚣蝮,云头望柱,瓶(平)安如意雕空心栏板,水池周围均有与桥栏相同质地的护栏,从桥上穿过,即到达清华轩正殿。

民国时期,居住在清华轩的是袁世凯的大公子袁克定。像林彪一样,袁克定是洪宪王朝的法定接班人。只是当时没有写入党章这一花样。这袁太子曾到德国留学,通晓德语和英语。袁世凯在朝鲜、济南、天津以及北京做官期间,袁克定都随任在侧,所以他对旧官场的事情非常熟悉。本来袁克定在北京、天津都有一些公馆,但由于花天酒地,所以袁世凯分给他的一些遗产(光是现金就有四十万大洋)不多年便让他挥霍净尽。北京沦陷期间,同住园中的汉奸曹汝霖劝袁克定把老家洹上村花园卖给日本人,被袁拒绝。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想拢络袁克定到华北伪政权任职,他还是没有答应。19493月他被通知从园中迁出。结帐时,他已经无力交付房租,只有以文物暂作抵押。著名文物收藏家张伯驹先生看他家产耗尽,生活难以为继,便将他从颐和园接到自己家中,直至十年后他八十岁去世。

    这座妨人的院落先后住过的两位储君都没落好下场。林彪事件之后,对如何处理这座石桥曾有炸与不炸两种意见。最终,它还是被保留了下来,于是这座古老的园林内就有了这么个双桥并立的奇观,清华轩也先后见证了不同时期的两位没有接成班的接班人。

03

上图为清华轩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