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们大多知道位于石景山的南法海寺,这是由于那里的壁画精美而闻名。其实京城最大的法海寺在海淀,曰:北法海寺。已损毁。


1

    《日下旧闻考》:静宜园之西万安山有法海寺……相传为宏教寺遗址,本朝顺治十七年修建;另,石景山南亦有法海寺……”这后一法海寺和寺内的壁画,名气很大,不是我今天要说的。


        
书中提到的宏教寺是元世祖始建的,清顺治年间重修,康熙年间又葺修,雍正年间修缮翻新,乾隆年间再次扩建并在殿堂悬以额联。从法海寺残存的勅赐万安山法海禅寺石碑和相传曾在此出家的顺治帝所题写的敬佛碑,可以得知此寺曾有过的辉煌。风闻曹雪芹也在这座庙里当过和尚,更增加了这法海寺的神秘。至于郑板桥来此访友论道,也为该庙增色不少。

2
        有人不认同顺治出家的说法,说顺治十七年、年纪轻轻的皇帝下旨在宏教寺遗址上新建了一座寺庙,取名敕建万安山法海禅寺。为了表示虔诚,还特地书写了敬佛二字、赐予这座新庙宇内的僧人慧枢。顺治题字的落款为痴道人,钤太和主人印。数月后,董鄂妃病逝,顺治心力憔悴,决心出家,被玉林国师谏止。第二年正月,顺治染上天花,阖然而逝...... 老夫也认为,出家的事儿,从时间上看、真的不可能。

        
至于曹雪芹,整个西山一带、到处都有关于他的传说,比如附近的一拳石,龙王庙,白家疃...... 就是他传说中的墓地、在附近也有好几处。大家姑妄听之罢了。但是郑板桥造访法海寺,则有诗为证。

                              
《法海寺访仁公》:

         
昔年曾此摘苹婆,石径欹危挽绿萝。金碧顿成新法界,惜地荒朴转无多。

        
参差楼殿密遮山,鸦雀无声树影闲。门外秋风敲落叶,错疑人叩紫金环。

        
树满空山叶满廊,袈裟吹透北风凉。不知多少秋滋味,卷起湘帘照夕阳。

        
凭什么说郑板桥一定是到此法海寺进香而不是到彼法海寺游玩呢?

        
据考证:郑板桥首次进京,时在雍正三年,写了《燕京杂咏》三首,从诗的内容分析,此次他没有到法海寺。乾隆元年,郑板桥二次进京,在礼部会试时中了进士,然而,中了进士并不等于就有官做,在朝中没有找到靠山的郑板桥,只好在京闲居。到哪里去打发时间呢?他想到了翁山圆静寺的无方上人。早在郑板桥漫遊江南之时,两人就在庐山相识。这仍然有诗为证。在《赠瓮山无方上人》诗中郑板桥写道:山裹都城北,僧居御苑西。诗中的瓮山,即万寿山,当时还没建清漪园(今颐和园)呢?御园当指圆明园。故友重逢,十分高兴,亦有诗为证:一见空尘俗,相思已十年。补衣仍带绽,闲话亦深禅。烟雨江南梦,荒寒蓟北田。闲来浇菜圃,日日引山泉。

        
无方上人有位好友,名叫青崖和尚,在西边的碧云寺出家,二人过从甚密。青崖和尚邀郑板桥到碧云寺一游。郑板桥在《寄青崖和尚》诗中写道:山中卧佛何时起,寺里樱花此日红。骤雨忽添崖下水,泉声都作晚来风。对卧佛寺的秀丽风光进行了生动的描绘。郑板桥在卧佛寺居住期间,结识了不少新朋友,其中有户部郎中伊福纳,在伊福那的携同下,郑板桥到香山观赏红叶,红树年年只报秋,西山岁岁想同游,正是此行的真实写照。

        
香山以南,翻过一道山梁,有法海寺。寺中仁公上人与郑板桥谈话极为投机,相见恨晚,不知不觉,夜色降临,宾主吟声合,幽窗夜火燃。风铃如欲语,树鹤不成眠。法海寺坐西朝东,是观看日出之所,郑板桥自然不愿放过这一机会,因为怕耽误看日出,天不亮他就起床了。重帛那禁寒,拥裘坐岩前。露重如小雨,径危滑难陟。郑板桥在京闲居一年,虽然四处结友,也没有谋到一官半职,只好南归杨州。乾隆六年,郑板桥第三次进京,被慎郡王看中,委以范县令,他赴任心切,没有再到西山游览。

        
郑板桥诗中提到的卧佛、法海二寺,离位于翁山(颐和园)的圆静寺近,距南法海寺远,再说,郑板桥遊法海寺的时间是乾隆元年,离清朝康雍年间的重修没多少年,正是寺院的鼎盛时期。而同时期的南法海寺,还是明朝正德年间修的, 当时南法海寺有没有香火,还很难说呢。据记载,北法海寺是顺治皇帝敕建的。南法海寺是座太监庙,清朝定都北京之后,对明代太监墓、太监庙持消极态度,进京求官的郑板桥应当知道避嫌。前面曾提到郑板桥在法海寺观日出,北法海寺坐西朝东,一望无垠,是观看日出的绝佳所在。而坐北朝南的南法海寺,三面环山,不宜观看日出。

       十多年前,我扫墓时见到墁在地上的一块汉白玉材质的长石,上面镌刻着勅赐万安山法海禅寺的字样。没在意。后来听人说起法海寺的壁画,就疑惑那地界儿不是金山陵园吗,哪儿来的壁画?再后来,我知道我是孤陋寡闻、少见多怪了,有壁画的那个、是南法海寺。

        
再后来扫墓时,我就跟墓园工作人员打听法海寺,他是个热心人,自称是颐和园大船坞边那排大瓦房里长大的八旗子弟。他极能侃,跟我聊起了东宫门外被炸的假山,从圆明园移来的铜狮,如意门里的林彪桥,当年给顽童们吃食的老太监以及乐寿堂五十年代还被人翻墙顺走大花瓶...... 后来话题才转到法海寺,他说法海寺立着的惟有山门和顺治敬佛碑,如果不怕累、还可以去看看地藏庵和停云巖,就在眼前的山上,也是立着的。

3

         这地藏庵是停死尸的地方,听说与传说中曹雪芹葬地地藏沟关系不大。登不高的山路,就见到一座硬山的石室,类似城里的皇室宬,或翁山的无梁殿,只是偏小而简陋。这就是《停云岩》——地藏庵旁仅存的另一遗迹。再往上,就见到地藏庵了。是阴阳合瓦的单层硬山顶北房,有垂脊,石块砌就,门窗都是方形,石门楣额书《地藏殿》,不似下面的停云岩门窗都作券形。再往上,怪石渐多,得一废弃民居,五十年代式样。再往上攀,迎面巨石如立,有水痕如锈。捆好相机,攀着锋利的石隙,终到山巅,无所获。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下山的路有两条,一为柏油路,较远;一为小路,一《军事禁区》的牌子挡道。为人身安全,还是走正道为妙。下山的路一边是山石,一边是悬崖,仍是高低起伏,转不多几个弯,就见山上有废弃的石墙,上去路不甚难走,有石阶可登。上一平台,见夹杆石,证明以前这里有过牌坊。另一夹杆石中竟长出来一棵树,可知衰败的久远。往上有御制石碑二,包括极有名的顺治《敬佛》碑。一银杏树已枯死,像个大弹弓直指青天。 
4

        再往上,见一石龟,刚才在地藏庵见过,知道又绕回来了。果断下山,见崖中有树裂石,类樱桃沟的石上松,曹雪芹是否在这儿得到创作《红楼梦》的诸多灵感,不可知。蓬蒿杂树中一破败山门孤独的立在下午的阳光中,一牌子说明这是海淀区的文物。这坐西朝东的山门,是北法海寺最顯眼的遗存了,还有那暂时没倒的顺治敬佛碑,真不知道它们还能立几年。想想颐和园后山的十八罗汉摩崖石刻,前几年还基本完好,近来佛头都没了!唉...... 下山的路还时有柱础、须弥座残件散落在路旁,证明这被誉为西山第一名刹的北法海寺真的不小。

        
刚才提到了跟北法海寺有瓜葛的顺治,郑板桥,曹雪芹。其实近代也有一对儿遍历西山的伉俪曾到过北法海寺。比如曾在香山双清别墅住过的林徽因、她不光带着梁思成考察过香山卧佛寺,他俩也来到了近在咫尺的这座寺庙。历经近三百年的风风雨雨,梁林眼前的北法海寺业已破败不堪。在这里,他们看到了一座模样奇特的庙门,有圆拱门洞的城楼模样,上边却顶着一座喇嘛式的塔——一个缩小的北海白塔。他们也注意到塔的基座上斜长着一颗古柏,担心这颗古柏对塔的保护有影响——他们的操心显然是多余的,一九五五年、这座奇特的庙门就被拆除了。拆除庙门的时候,林徽因已离世三载。这一年,北京也开始大规模拆除城墙,梁思成痛心疾首,无力回天。


评论区
最新评论